无妄

我曾孤单如隧道,群鸟飞离我身。

苦无

他轻柔地舔吻她的颈侧,并在舌尖滑行之处感觉到深埋底下的颈动脉略有些惊惶的颤动。急促地匑匑跳着,自上而下牵引着她的心脏也随之震颤,而这发自身心的颤抖又通过紧密相贴的赤裸胸膛如同电流般不容置疑地将他们此刻的灵魂短暂又热烈地相连,使他在同一时刻也仿佛听见自己快如擂鼓的心跳,感受到某种无可言说的几乎一闪而即的怅触,令他几近下泪。


他在漫天翩跹的鸽群中徒然伸着双手,目光所及之处,光影破碎,羽翼如雪般四散飘零。